周六. 11月 28th, 2020
谢震业:站上奥运短跑领奖台 我凭什么做不到呢?

  谢震业已经扛起了中国短跑的大旗。

  谢震业这个赛季的室外首秀,比往年“迟到”了四五个月。不过,被疫情打乱的训练和比赛节奏,并没有拖慢他的脚步。

  8月23日,上海莘庄的训练基地里,谢震业在2020年中国田协训练基地特许赛的第4站完成了100米和200米的首场正式比赛——他在100米决赛中跑出10秒13,随后在200米决赛中跑出20秒80,轻松赢下两个冠军。

  但谢震业对这样的表现并不满意,“今天整个状态一般,腿的状况也不是很好,可能前段时间练得有点紧凑了。”

  刚刚过完27岁生日的谢震业,正在接过苏炳添手中的接力棒,成为中国短跑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而他肩负的任务和期许其实比当年的苏炳添更重——兼顾100米和200米的个人项目,还有4×100米接力。

  “我希望两个项目都去拼,都有机会站上领奖台。”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谢震业表露出了野心,“很多优秀运动员都在做这件事,那么我凭什么做不到呢?”

谢震业:站上奥运短跑领奖台 我凭什么做不到呢?

  谢震业和老大哥苏炳添一同进步。

  首秀双冠,谢震业更在意“检验训练成果”

  相比于田径室外赛季在三四月份拉开大幕时那种温暖中稍带凉意的比赛环境,8月底上海持续的高温,显然很不友善。

  这也难怪谢震业在跑完自己的200米首秀之后,累得有些站不住,干脆直接躺在跑道的阴凉处,把原本拿来冰敷大腿后侧的冰袋一下按在脑门上,“太热了,一下子缓不过来。”

  谢震业参加的200米决赛是这场中国田协训练基地特许赛的压轴比赛,由于国家队队友郭钟泽因伤退赛,谢震业在跑道上并没有受到太大挑战——在他身后,第二名冲过终点的上海选手唐佳乐都没有跑进21秒。

  类似的一幕也出现在当天上午谢震业的100米首秀中,由于队友许周政退赛,谢震业轻松地以10秒13赢得冠军。那场比赛里,最接近他的上海小将黄智健,也只跑出了10秒36。

  “这两场比赛跑多少秒其实无所谓,主要还是过来测试一下训练效果。”由于疫情的影响,谢震业在3月份从美国集训归来之后,他就辗转于北京和浙江的训练基地,没有参加过任何公开的正式比赛,也正因如此,即便身边没有足够强大的对手向他发起挑战,谢震业依旧在最后阶段基本保持全速冲过终点。

  “后程我都没怎么放,基本上是顺着冲下去。”谢震业把这次比赛看作是检验训练成果的重要机会,他也确实发现了不少问题,“从比赛可以看出,途中跑不知道是不是腿的原因,整体节奏不稳定,可能这方面最近练得比较少,尤其是200米,后面大概打飘了3次吧。”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谢震业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左大腿后侧,腿上的肌肉贴也印证了他所说的“腿的状况不是太理想”。

  其实,谢震业完全可以像比他更年轻的许周政和郭钟泽那样,放弃比赛,为了可能在9月中旬举行的全国锦标赛养精蓄锐,但他却选择参赛。

  “要通过这场去找一下比赛的状态,不然出来的第一场就是全国锦标赛。”言语间,谢震业透着对全国锦标赛的渴望和重视。

  “严格意义上,全国锦标赛才是公众的首秀,对手也更强,所以要通过这场比赛,找到更好的自我,才能在正式首秀有个令我更满意的成绩。”

谢震业:站上奥运短跑领奖台 我凭什么做不到呢?

  笑容腼腆的谢震业。

  兼顾100米和200米,“我凭什么做不到呢”

  有意思的是,在网络上,即便全国锦标赛没有最终官宣赛程,但“苏炳添VS谢震业”的话题已经被炒得火热。一个是代表着“中国速度”的标杆人物,一位是正在扛起大旗的中生代领军者。

  只不过,相比于当年逐渐接过张培萌接力棒的苏炳添而言,谢震业如今肩上的担子更重——兼顾100米和200米两个个人项目,自然而然,他背负的期待也更多。

  在这场首秀的一周之前,东京奥运会官方微博上传了一段谢震业的采访视频——视频中,谢震业展望了自己对奥运会的期待,“我就是冲着那个领奖台去的,希望能升起国旗,这是我从事田径事业以来一直的梦想。”

  过去的那个赛季,当时刚满26岁的谢震业确实展现出了冲击领奖台的潜力——全年7月份,他在钻石联赛伦敦站的200米比赛中以19秒88的成绩夺冠,将自己的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0.28秒,也打破了卡塔尔运动员奥格诺德在2015年创造的19秒97的亚洲纪录。

  而在此之前,他曾在6月份法国举行的蒙特勒伊赛上以9.97秒夺下100米冠军,刷新了黄种人的百米纪录(后来被苏炳添的9秒91超越)。

  如今,他在世界田联官网的世界排名中两个项目的综合成绩均高居亚洲第一,其中100米位列世界第8,200米排名世界第6。

  “我是希望两个项目都去拼搏,因为说实话,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这两个项目本来就是互相促进的两兄弟。如果都有机会站上领奖台,那不正好是双倍快乐。”

  话音未落,谢震业和身旁的记者们都笑了。这番话听上去轻松,但要真的实现,对于跑道上的黄种人来说,并不容易。

  在“后博尔特时代”,放眼如今短跑赛道上能力顶尖的科尔曼和莱尔斯,他们都尝试在国际大赛上兼项,但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统治力。

  “很多优秀的运动员都在做这件事情(兼项),那么,我凭什么做不到呢?”对于谢震业来说,这是挑战也是机会——他具备冲进两项决赛的能力,但必须克服体能上的挑战。

  “所以对我来说,现在更多是体能方面的储备,因为要跑多枪,体能的分配是重点。”过去几个月时间,在国内教练组的带领下,谢震业也把体能作为训练重点之一。

  “不过好在奥运会的整个周期比较长,有足够的时间给我进行充分准备,运动员本身就是一个在不断自我挑战的职业,就是需要不断冲击。”

谢震业:站上奥运短跑领奖台 我凭什么做不到呢?

  谢震业的目标就是站上奥运领奖台。

  “我也不年轻了,但还有时间缩小差距”

  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疫情,谢震业口中这次“对奥运梦想的冲击”已经有了结果——原本定于今年7月24日到8月9日的东京奥运会,但最终延期一年举行。

  “可能像加特林这样的老运动员,期望冲击最后一届奥运会,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挑战。”在和澎湃新闻记者交谈时,谢震业自己说,奥运延期对他来说不一定完全是坏。

  “对于像我们这一代的运动员,属于不老但也不年轻,就有更多一年的时间去缩小对他们的差距。”

  谢震业“缩小差距”的方式,就是沉下心来训练,从体能到技术,进行全年系统的提升,就如他所说,“很多运动员过去几年为了冲击某些比赛,可能在训练上有不少比较急躁的地方,通过今年一年的时间,可以去打磨这些不足。”

  两年前,谢震业开始跟随著名的田径教练雷诺,海外集训也帮助他提升了自己后程冲刺的能力。今年三月回到国内之后,谢震业和雷诺还有保持着联系,但是主要的训练都是有国内的教练组在负责。

  按照谢震业的话说,长时间没有比赛,对于运动员来说需要做一些心理调整,但更大的挑战可能是教练必须承受的,“教练需要做好整个大周期的安排,然后考虑很多,包括运动员的状态和训练计划,我觉得今年教练员的压力比我们大多了。”

  但谢震业的压力其实也不小,除了强化体能应对即将到来的“多枪”比赛,他还必须在有限的比赛机会里,完成自己定下的“小目标”——把今年的水平稳定在自己的最好成绩。

  “能够稳定在最好成绩,就代表这个成绩是我的。那么,这才能说明我之前的训练做得很落地,很落实。然后明年才有机会去触碰更高的一个平台。”

  在谢震业看来,两三次“破10”和一次创纪录的19秒88,还不足以证明他的稳定,“今年我并不奢望一定要在跑出一个更好的成绩,给自己的预期是在目前最好成绩左右徘徊。”

  的确,27岁的谢震业正在全力加速,作为苏炳添身旁中国短跑的新一代“扛旗者”,他有机会跑得更快。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