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12月 4th, 2020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31岁的吕浠琳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外表。每当抿嘴一笑时,她封印的妩媚就会跃然出现。

  但只要站在斯诺克赛场上,她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神色严肃,表情凝重,这是她赋予裁判这个角色的“威严”,她希望彰显自己严谨的那一面。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2014年就执裁了排名赛半决赛,但升级到决赛,让她等了5年。

  这些年间,她经历了女性的蜕变,如今,之于赛场、之于家庭,她都能诠释出最完美的自己。

  拒绝以“色”示人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4年前怀孕期间,是吕浠琳梦境最多的时刻。

  她时常梦到自己在聚光灯下带着淡笑、拿着三角架率先走进赛场。

  在球员入场后,她会俯身摆好球型;然后蹲下,微微侧身,微闭左眼,用右眼衡量球型的位置是否准确;再起身,示意球员开球。

  这是她熟悉的一套流程,也是她执裁比赛的开端。对于吕浠琳来说,是一个极其庄重的时刻。

  虽然斯诺克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男性选手的专场,但女性裁判却逐渐成为了这个领域的“新宠”。

  她们在观察力与行事细腻两个方面丝毫不输男性裁判,更逐渐成为了雄性激素过剩情况下的“调和剂”。

  在国内女裁判中,来自广州的吕浠琳绝对能算上一号。与她齐名的,还有北京的李安与上海的诸瑛。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李安 

  北上广三姐妹的体型、性格各异;裹挟的气质自然也迥然不同。

  李安有她大气的一面,诸瑛以她的国际范闻名,吕浠琳则个子小巧玲珑。

  虽已为人母,进入而立之年,但仍旧保持“少女心”,她的容颜清秀和婉,笑起来娇羞可人。

  遇到直播时,吕浠琳更是谨慎万分。

  斯诺克讲究细致,毫厘之间就会左右结果。相应地,裁判的执裁标准也是最苛刻的。

  在吕浠琳看来,斯诺克裁判并非只做简单地算分与恢复球型的工作,个中学问高深,“越是云淡风轻的事情,其实里面的技术含量是很高的。”

  执裁过程往往会横跨数个小时,在体力与毅力的考验下,斯诺克裁判还必须掌握诸多技能。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正在执法比赛的吕浠琳  

  “我们对走位、站位、球型的把握与球位置的记忆要求很高。好的裁判就是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除了要关注台面,还要关注摄影棚、观众,还要留意比分牌有没有出错。”

  通常情况下,她都会陪伴两位选手打满一场比赛,“选手在打球时思考的东西,我们也会跟随他们一起思考,所以我们的大脑一直在高速运转。”

  吕浠琳已经经过成百上千次的考验,但每一次她仍希望在观众面前做到完美、毫无瑕疵。

  “直播台比赛,你的执裁能力会直接展现出来,如果你有很强的执裁能力,观众就会看到;如果你的执裁有缺点,也会显露无余。”

  虽然女裁判经常会在球场上因为自己的姿色给赛场增添颜色,但是吕浠琳拒绝以“色”示人。她强调斯诺克赛场的主角是球员本身,而非裁判,特别是女性裁判。

  “我不希望观众关注的点在于我漂亮不漂亮、穿得好不好看,甚至是性感不性感,我在意自己在执裁时能否体现出自己的实力。”

  每次执裁,她都会备好一套深色的西服,内衬的衣服要高领,勾勒恰到好处的淡妆。

  作为点缀,吕浠琳会选并不显眼的耳饰佩戴,她认为这是对比赛和对观众的尊重。

  生活中,她爱穿休闲鞋,也时常会和女儿一起穿亲子装。但在赛场上,她每次都会穿着高跟鞋入场,这并非为了增高,而是为了起到身材挺拔,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的作用。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这是时刻提醒我是在工作中,不能有任何松懈。”

  摄影师偶尔也会捕捉她在赛场上的微表情,但吕浠琳每次见到自己的执裁照都会皱着眉头说不好看。

  她认为,自己在全神贯注时的表情僵硬,不放松。因此不会留恋自己在那一瞬间的神情姿态。

  执裁生涯十余年,她偶尔也会出点小错,比如在报分时出现口误,但从未出现过严重的纰漏。

  她记得2014年的无锡精英赛,自己在执裁特鲁姆普与本-沃拉斯顿的直播台比赛中,第一次遭到了选手的质疑。

  “判一个自由球,位置有点微妙,在于‘有’和‘没有’之间,需要辅助的球去度量。”

  那场比赛,一方选手质疑吕浠琳对这个球的处理存在一些问题,在赛后向主办方进行了投诉。吕浠琳对此底气十足,她向来做事严谨,坚持认为自己对这个球的判定没有错。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特鲁姆普与吕浠琳 

  她请求世界台联负责裁判管理工作的老裁判杨-沃哈斯对这个球进行复盘,得到了后者的肯定,“他说我做得非常好,只要在整个执裁过程中操作对、站位对,就已经能说服运动员了。”

  经此一事,她对自己的这个特点更加自信,“我比较谨慎,比较专注于台面上的球型,对台面球型的思考也很紧密。”

  吕浠琳的丈夫,是国内知名的裁判邓世豪,后者曾是培训她考台球裁判证书的老师。

  他们因台球结缘,走在了一起,成为了国内台球圈唯一一对拥有斯诺克国际裁判资质的伉俪。

  但比起丈夫,她更欣赏杨-沃哈斯的执裁风格,“我从和他的聊天中就可以感觉他很专业和权威。”

  第一次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2013年国锦赛,球迷记住了丁俊晖单赛季拿到的第五冠,也记住了知性的吕浠琳。

  她在那次比赛中执裁了直播台的比赛,也是继诸瑛之后国内第二位执裁直播台比赛的女裁判。

  第二年的国锦赛,吕浠琳的执裁能力被世界台联认可,她出现在半决赛的赛场上,那是她第一次执裁排名赛半决赛。

  之后,国锦赛经历了易地,从成都搬到了大庆。5年后的同一项赛事,吕浠琳突破了自己的纪录,在2019年她执裁了自己的的第一场排名赛决赛。

  5年的时间,不少裁判已经赶超了她,李安、诸瑛已对排名赛决赛不再陌生;她则经历了人生角色的变化,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相伴身旁,年龄也来到了女性成熟的分界线——30岁。

  在接到执裁任务时,吕浠琳心境淡然,没有太多的涟漪,更没有惆怅感慨,她也并不觉得这是迟来的突破,她仿佛并没有在等待,而是始终信奉一切水到渠成。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决赛前的那一晚,她睡得很好。第二天下午1点,她准时出现在赛场上,梦境里的画面在现实中兑现了。

  她在追光灯下疾缓有致地走着,然后站定在球桌的前侧。

  虽然此前曾执裁过APTC(亚洲巡回赛)决赛,但这一次站在排名赛决赛的赛场上,她的感受还是与梦境有所不同,她分明感受到了凝重感,这层压力并非因为个人,而是使命感。

  “其实这对我来说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和1/4决赛和半决赛一样。比起我,我觉得对球员更有意义,我执裁的过程和步骤都是和其他场次一样的。”

  压力很快因她的投入而消散,等比赛开始后,她再也无瑕分心,“在球员打了几杆后,我的心情就开始恢复正常,从比赛前与双方球员握手到比赛结束,我一直都注意力高度集中。”

  那场比赛,特鲁姆普状态正佳,没有费多少周折,就以10比3战胜墨菲。双方进攻都较为顺畅,只是特鲁姆普把握机会的能力更强。

  这场比赛鲜有胶着的僵局,这也给吕浠琳减少了不少执裁难度。

  决赛算不上经典,一切都再普通不过,“我没有觉得不过瘾,我甚至觉得这是好事情,我也不想各种胶着的场面。”她笑着,很是满足。

  世界台联对裁判是否具备执裁排名赛决赛的考察,是严格与漫长的。一般情况下,杨-沃哈斯会仔细观察在直播台执裁裁判的表现。

  “裁判是否会因为执裁直播台而变得与其他场次有所不同?因为这样是不好的,裁判不能在心里暗示自己一定要让观众眼前一亮,容易导致出现错误。”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杨-沃哈斯  

  说起来,还是杨-沃哈斯给了她执裁排名赛决赛的机会。

  杨-沃哈斯向来认可她的能力,每一年世界台联对裁判的定级,吕浠琳都能得到A,这是对裁判最坚定的认可。

  赛后,她特地找到杨-沃哈斯,想请他评价自己的表现,杨-沃哈斯有点意外,“‘你不是之前执裁过排名赛决赛吗?没有吗?’在他的印象里,我一直都是执裁决赛的候选人,可能之前的比赛都没有安排上,我错过了一些机遇。”

  事实上,因为忙于修改规则,杨-沃哈斯并没有过多关注这场比赛的进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杨-沃哈斯对吕浠琳的信任。而吕浠琳也感到这次自己执裁排名赛决赛与其他人的首秀稍有不同。

  “一般情况下,在一名裁判第一次执裁决赛前,世界台联会委派杨-沃哈斯与其进行一段对话,总结一下过去他的执裁表现,再说一下执裁场次的安排。但我执裁前并没有和杨-沃哈斯进行这些谈话,世界台联就直接公布了由我执裁决赛。”

  吕浠琳在之前的执裁生涯里有一个惯例,她会把自己觉得执裁存在瑕疵和执裁好的比赛视频翻出来,至少反复观看5、6遍,但那一场决赛,她从未回看过。

  虽然这是她执裁最高规格的一场比赛,但她并不认为自己的执裁表现是最好的一次。

  哪场最好?她说不清楚,“好像也没有最好的吧!”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印度选手庞卡  

  她想起来若干年前,自己在执裁时突发状况。那场比赛,来自印度的庞卡突然身体抱恙,腹部疼痛,他在一局比赛途中直接捂着肚子奔向厕所,留下一脸莫名的吕浠琳与对手。

  在等待庞卡几分钟后,吕浠琳认定事情不简单,她直接走向组委会办公室报告情况。

  正是由于她正确及时的决定,保持住了那一局的球型,让比赛在庞卡时隔许久才归来后得以延续。

  抉择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吕浠琳与丈夫邓世豪

  2013年,吕浠琳与邓世豪登记结婚,2年后,他们迎来了爱情的结晶——可爱的女儿。

  2015年正是吕浠琳执裁生涯的黄金点,世界台联有意培养她,也给予机会让她在更多重要的赛事中露面,她在怀孕时就被委派去泰国执裁PTC总决赛。

  但在生产与裁判事业两者之间,吕浠琳还是选择了前者。

  在差不多2年的时间里,她隐没在球迷的视线中,居家精心照顾女儿。她并不觉得可惜,因为成为母亲是让她自豪的事情。

  “裁判只是一个爱好,不是糊口的工作。在生完孩子后,我还可以回到赛场,并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

  她也曾想过等到裁判事业走到最巅峰,再着手备孕,但通过与邓世豪的沟通,他们认为无论做什么选择,都是会有遗憾的。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吕浠琳与女儿  

  “所以我就接受天意的安排。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吕浠琳归来后的首秀,是2016年上海大师赛。

  虽是久疏战阵,但杨-沃哈斯对吕浠琳的状态深信不疑,派她执裁了由丁俊晖对阵马克-艾伦的半决赛。

  她少有地出现不自信和怯场的心态,主动找到杨-沃哈斯,希望对方考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杨-沃哈斯说他看了我之前比赛执裁的表现,认为我做得很好。正是因为我这么久没有执裁比赛却还是做得那么好,所以他觉得我很有潜力。”

  一针强心剂打在她的内心,她瘦小的身材突然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往后的日子,她需要在家庭与赛场之间奔波。

  在赛地的日子,她白天与夜晚忙于比赛,半夜回到酒店房间就会遏制不住对女儿的思念,但女儿睡觉了,她只能通过看女儿的照片聊以慰藉。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偶尔没有排到执裁场次,她就会和女儿打视频,哄女儿,自己很快就会回到她的身边。

  2018年9月3日,是3岁的女儿第一次去幼儿园。几天后,吕浠琳将带着行李赶赴上海执裁上海大师赛。

  女儿走进幼儿园的那一刻,她转身一路哭着回家。她意识到,以前她执裁时是自己暂时离开女儿,在女儿进幼儿园的那一刻,则是女儿渐渐离开她的起点。

  “我终于明白我离开时,她哭得厉害的原因了,所以我特别能理解丁俊晖做爸爸的感受。”

  因为国内并没有全职斯诺克裁判,因此绝大多数裁判都会有一份主职。在做裁判之余,吕浠琳还在一家公司做文职工作。

  老板很欣赏她对斯诺克的热爱,每次都给她的请假亮绿灯。她笑言已经分不清楚两个工种哪一个才是自己的主职。

  “我好像请假的时间比上班的时间还多,我的工资肯定低于其他同事,但我和老板互相理解,所以我还挺感谢他的。”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前一阵子,她度过了自己31岁的生日。30这道关卡,对女性而言,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数字,她的执裁生涯也见证了她从青涩岁月跨越而来的过程。她明显体会到自己的蜕变。

  她记得21岁那一年,自己以裁判的身份参与了广州亚运会。彼时的她,执着,一往无前。

  她向学校请了几个月的假,在赛事期间废寝忘食,出色地完成了服务技术官员的工作。

  “整个亚运会,我基本上每天只睡3、4个小时,瘦了10多斤。”

  30岁后,她发现自己的执着变成豁达,她开始不会再对一件事情有偏执的追求,与自己和解,让自己坦荡地面对一切。

  这些年来,吕浠琳和丈夫邓世豪之间有一个隐形的“回避”原则,他们基本上不会出现在同一项赛事中。

  邓世豪来到了男性裁判的黄金年龄段,越来越多地执裁重要赛事,很多次都担任裁判长的工作。这也就意味着,吕浠琳执裁比赛的机会越来越少,她会将重心偏向家庭。

  她不会觉得委屈,欣然接受,甘心成全丈夫的裁判事业。

这个女人不寻常 她不想以色渲染赛场

  但她对斯诺克的热爱不会削减,“我不会因为执裁斯诺克放弃女儿,也不会因为女儿放弃执裁斯诺克,这两者在我的生活中是不可分割的。”

  这些天,他们一家三口在西藏旅游。在旅行结束后,邓世豪将直接前往西安执裁一项赛事。吕浠琳也会和女儿先到西安,再回广州。

  因为疫情,她已经有1年的时间没有执裁斯诺克赛事了。这次虽然没有执裁任务,但她也想到赛地看一看。

  她一直认为裁判只是比赛中的“配角”,不过就算只能站在场边,她一样会有心潮澎湃的感觉。

  (董正翔)

By admin